TikTok在印度遭封杀之后:本土应用先扬后抑 美科技巨头捡漏成赢家

TikTok在印度遭封杀之后:本土应用先扬后抑 美科技巨头捡漏成赢家

TK0123导航网


划重点

  • 1 TikTok在印度被封杀的三年时间里,印度涌现出Moj、MX TakaTak、Josh、Chingari、Mitron、Bolo Live等众多的山寨版TikTok应用。
  • 2 在印度山寨版TikTok应用的背后,均出现了美国投资者的身影,包括谷歌、微软、Twitter和老虎环球管理公司等等。
  • 3 Meta成为印度短视频市场重新洗牌的最大赢家,旗下Instagram和Reels成为印度最流行的两款短视频应用。

TikTok在印度遭封杀之后:本土应用先扬后抑 美科技巨头捡漏成赢家

腾讯科技讯 5月27日消息,国外媒体日前发表分析文章称,当印度政府在三年前宣布封杀TikTok时,该国最初的目标是鼓励本土制造,让印度的科技公司能够快速发展。但三年之后,统治印度短视频市场的并不是体验感极差的各类印度山寨版TikTok,而是捡漏的美国互联网巨头Facebook的母公司Meta。以下为文章全文:

2020年6月29日,随着雷暴席卷孟买,印度每天的新冠肺炎病例激增近2万例,数以百万计的用户的移动设备开始出现网络错误。随后,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发布对广受欢迎的应用和服务的禁令,海外版抖音TikTok和其他近60款中国应用在印度遭到封杀。

三年前在印度发生的事情预示着,如果美国政府对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实施长期讨论的禁令,美国消费者和科技公司可能会面临什么。在印度,TikTok蒙受的损失变成了许多初创公司的收益。就在印度政府发布中国应用禁令的同一天,总部位于班加罗尔的初创公司Mohalla Tech毫无忌惮的发布了山寨版TikTok应用–Moj。一个月之后,另一家总部位于孟买的初创公司又发布了一款山寨版TikTok应用MX TakaTak,并在随后30天时间里让日浏览量达到10亿次。MX TakaTak打出了一个醒目的口号:“印度制造,一切为你!”两个月之后,类似的短视频应用Josh正式上线,并在45天内让日浏览量突破了10亿次。

这些印度本土的短视频应用都在刻意模仿TikTok,拼命想吸引TikTok在印度的2亿用户。Konvophilia Communications是一家与古吉拉特邦的企业家和企业合作的创意机构,其首席执行官库什布·潘迪亚(Khushbu Pandya)回忆说,应用的旋转门造成了“创作者经济的浩劫”。随着年轻用户对TikTok风格视频的需求居高不下,印度创作者必须决定他们将专注于哪个新平台。潘迪亚说,那时“人们已经迷上并沉迷于短视频内容创作”。应用必须快速发展,否则就会消亡。

将印度与TikTok隔离开来,让印度人民党成员莫迪和强硬的印度教沙文主义组织–国民志愿服务团(Rashtriya Swayamsevak Sangh)占据了上风。莫迪针对海外公司发起的“印度制造”运动给了TikTok母公司字节跳动沉重的一击。当时印度是TikTok最大的市场,在印度拥有约1亿用户,数量甚至超过了美国。据市场调研公司Market Research Future的研究分析师舒巴姆·蒙德(Shubham Munde)称,“当TikTok的全球下载量突破20亿次时,印度处于这一增长的最前沿,下载量约为6.11亿次。”

和印度的情况类似,拥有约1.5亿美国用户的TikTok,也迅速成为该国青年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但TikTok在Z世代(1995年至2009年间出生的一代人)用户中的巨大成功引发了美国政客的强烈反对。自特朗普政府以来,美国参议院和众议院的议员们一直在考虑封杀TikTok。这些担忧最近获得了两党的支持,增加了美国用户在未来几年最终看到TikTok被禁止或受到限制的可能性。就在本周,TikTok起诉了蒙大拿州州长,因为他签署了对TikTok的禁令,禁止在该州区域内下载该应用,计划于2024年1月1日起实施。

在印度,对TikTok的禁令给了TikTok王位的潜在挑战者一个巨大的机会。但对于创作者来说,禁令的实施迫使他们在混乱的市场中追逐分散的受众。与TikTok相比,本地应用的加载速度很慢,有时会出现故障。这些应用拥有令人眼花缭乱的投资者,包括谷歌、微软、Twitter和老虎环球管理公司等等。

具有讽刺意味的是,许多网红和他们的粉丝最终转向了另一家外资公司:Instagram和它对抖音的回应–Reels。作为Instagram的母公司,Meta在禁令生效仅几周后就匆忙在印度试运营了Reels。一个月后,Reels才在美国和其他49个国家陆续推出。

潘迪亚说,许多创作者“仍然怀念在TikTok的经历,但现在已接受了事实,并转向Instagram和YouTube。”TikTok证实,目前还没有重返印度的路线图。该公司发言人布鲁克·奥伯韦特(Brooke Oberwetter)说,“在印度,创作者把TikTok作为一个创意平台,展示他们的故事、表演、教育和生活等内容。虽然我们仍然希望与印度社区重新联系,但目前还没有恢复运营的计划。”

当2017年TikTok在印度上线时,它吸引了像迪维娅·巴辛(Divija Bhasin)这样有抱负的创作者。巴辛是新德里的一名治疗师,她用“创伤阿姨”的身份在TikTok分享关于心理健康、女权主义和推理的内容。对巴辛来说,TikTok成了接触“各种各样的人”的最佳平台,延伸到印度高度分层的社会。随着TikTok的离去,她发现Instagram的算法和设计要求她从头开始重新思考自己的内容。“我试着在Instagram上制作类似TikTok的视频,但由于当时Reels还没有推出,当时的处境非常艰难,”巴辛说。“我当时正处于内容创作生涯的初期,这听起来可能有些戏剧性,但实际上我感觉心都碎了。”

巴辛说,在Reels出现之前,许多印度人认为Instagram只是印度富人的游乐场,20多岁和30多岁的“富家子弟”在那里炫耀他们的私人飞机、豪华手表和跑车。相比之下,TikTok将自己定位为面向大众的应用,其专有的应用内编辑软件和过滤器让每个人都可以轻松使用。

“TikTok为所有阶层的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平台,实际上给了我作为创作者成长的平等机会,”巴辛说。“在TikTok,人们不在乎长相或地位,”潘迪亚附和道。它变成了“平民的应用,向用户提供的内容来自和他们一样的人–而不是明星或者富家子弟。”

到2020年,TikTok已有11种印度地方语言版本,其多位最受欢迎的全球网红均来自印度次大陆,包括Riyaz Aly(拥有4570万粉丝,但现在由于禁令而不活跃)和Faisal Shaikh(他的账户被冻结时拥有超过3200多万粉丝)。2020年4月,TikTok的总下载量达到20亿次,其中整整30%来自印度。

但是到了2020年6月,印度政府以隐私和安全考虑为由,下令封杀中国应用。这种理由曾有先例:2019年,出于对色情、网络欺凌和危害儿童的担忧,印度政府命令谷歌应用商店Google Play和苹果应用商店下架TikTok两周时间。

就像后来在美国发生的那样,印度议员痛斥TikTok向易受攻击的用户推送暴力和自杀相关视频。他们哀叹TikTok审查内容的意愿,这些批评与TikTok首席执行官周受资今年3月在美国国会作证时受到的批评类似。面对有关该公司跟踪按键、限制残疾内容创作者的视频,甚至监视记者的新闻报道,周受资为该公司处理用户数据的方式进行了辩护。

随着TikTok于2020年6月在印度遭遇封杀,Moj、MX TakaTak、Josh、Chingari、Mitron、Bolo Live(当时称为Bolo Indya)和Roposo等本地短视频应用开始在印度市场群雄逐鹿。获得用户数量最多的三款应用均由老牌科技公司开发:Moj由Mohalla Tech开发,这是一家成立8年的科技独角兽,因其广泛使用的聊天工具ShareChat而闻名;时代互联网(the Times Internet)–印度最大的媒体集团之一的数字部门–开发了MX TakaTak;Josh 来自班加罗尔的VerSe Innovation,这家公司是热门新闻聚合网站Dailyhunt的母公司。

Josh的名称一个印地语单词,发音与英文名字相似,意思是“闪耀”、“热情”或“激情”。它的创始人维伦德拉·古普塔(Virendra Gupta)和乌曼·贝迪(Umang Bedi)希望这款应用能够用短视频覆盖整个印度。这款应用以“印度的Instagram”的名字起步,后来引起了字节跳动的注意,并随后收购了Josh母公司VerSe的股权。在印度政府禁令之后,字节跳动又选择出售了VerSe的股权。“字节跳动已不再是我们的股东,”VerSe发言人去年6月说。“我们可能是印度为数不多没有中国投资背景的独角兽企业之一。”

随着TikTok的退出,以及Reels早期进入印度的传言,Mohalla Tech的ShareChat的联合创始人、首席执行官安库什·萨克德瓦(Ankush Sachdeva)做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他在一天多一点的时间里推出了新的Moj应用。他在2020年7月曾发推文称:“从30小时内开发应用到6天内成为第一。”

根据Sensor Tower的数据,2021年1月至3月,MX TakaTak的下载量约为8450万次,Moj和Josh紧随其后,分别为7110万次和6250万次。Mohalla Tech和VerSe抓住时机疯狂募资。到2021年,Mohalla Tech和VerSe都从各种大型科技投资者那里筹集了近10亿美元资金。根据PitchBook的数据,ShareChat的估值飙升至近40亿美元,而VerSe的估值据报道接近30亿美元。

随着Reels在印度短视频市场飞速发展,MX TakaTak和Moj决定在2022年2月联手,同意合并,创建印度最大的短视频平台。MX TakaTak不再出现在应用商店中,应用被合并到Moj中。潘迪亚表示,尽管合并了4.5亿活跃用户,但Instagram仍然是王者。“与Instagram的Reels相比,我认为质量仍然值得怀疑,”她说。Moj和Josh仍然在Google Play的社交应用排名中位列前十,而Facebook和Instagram占据了前两位。

像来自旁遮普卢迪亚纳的喜剧演员凯坦吉特·辛格(Ketanjeet Singh)这样的网红,最初在TikTok于2020年消失时感到如释重负。“我不再有发布的压力,这感觉像是一个急需的休息,”他说。他对印度本土的克隆版TikTok应用都感到失望。与TikTok相比,即使印度的克隆版应用拥有几十亿美元资金,但使用体验仍令人难以接受。“Tiktok的用户界面和算法是无与伦比的,在Tiktok制作视频的过程非常流畅,”他说。”不幸的是,这些新的应用都无法将TikTok的做法搬上台面.”

21岁的辛格指出,他“对内容创作的热爱并没有随着禁令而消失”,他将自己的创作精力投入到Instagram的Reels中,创作出一系列关于学校考试的夸张视频。辛格认为,由于应用的国际影响力,Reels帮助他维持并发展了他以前在TikTok的粉丝。他的大多数追随者来自印度,但他很快发现有相当一部分来自其他国家,包括美国和加拿大。“Reels是我满足感拼图的最后一块,感觉就像是TikTok的完美替代品,”他说。2020年7月,他的Instagram关注人数徘徊在500人;今天已经达到近6万。

潘迪亚表示,印度的内容创作者也在尝试YouTube短片,但即使其货币化过程顺利,仍然没有像Reels那样起飞。“YouTube Shorts正在慢慢地创造一个浪潮,”她说。“由于其用户界面,它还没有像Reels那样吸引手机用户。”

这些数字显示了Instagram在印度的同化程度,以及它完成这一壮举的速度。蒙德还证实,截至2021年底,印度贡献了Instagram近40%的下载量,这一数字是TikTok时代的两倍。到2023年初,Instagram在印度的用户群已攀升至2.296亿,成为该应用在全球范围内的最大受众群体。

随着两款Meta服务现在在印度的应用排行榜上名列前茅,而Moj停留在第四位,潘迪亚预测,对于印度的创作者来说,Reels将继续上升。“用户不像在其他应用(包括YouTube)中那样从Instagram中赚钱,但在Instagram上有大量粉丝仍被视为一项成就,”她说。“Instagram把创作者放在全球路线图上,更可取。”

潘迪亚说,相比之下,像Moj和Josh这样的本土应用要满足市场需求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如果他们想击败全球玩家,就必须提高自身的盈利能力、用户界面的质量、创作者支持工具和协作机会。“今天的观众需要不止一个理由才能在任何社交媒体应用上保持活跃”她说,“给他们那些理由,他们就会支持你。”

如果说TikTok在试图对抗美国的禁令时有什么值得警惕的教训,那就是印度内容创作者已经证明了自己是多么灵活。一个人的个人品牌化,不是靠单个应用的力量。潘迪亚说,“TikTok展示了视频内容改变文化和生活的可能性”。但释放这种力量的是媒体,而不是公司。“在一个人的注意力持续时间少于3秒的时代,TikTok早就被遗忘了。”(无忌)

作者:TK0123导航,出处:https://www.tk0123.com/1031.html

(0)
上一篇 2023年5月27日 上午9:40
下一篇 2023年5月30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公众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