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量歌星被 AI 支配,翻唱走红 TikTok

大量歌星被 AI 支配,翻唱走红 TikTok

TK0123导航网


大量歌星被 AI 支配,翻唱走红 TikTok

技术已经让我们的创意生产进入了非常浑浊的水域。

抖音上那些洗脑的切片神曲让华语流行乐的质量世风日下,其涉及的抄袭问题也让音乐迷们嗤之以鼻。现在,作为抖音的海外版,TikTok 上又挂起了一股损害音乐艺术的歪风,大量知名歌手被 AI 操控,被迫翻唱,这些翻唱所引来的可观流量让事态愈发不可收拾。

AI 翻唱爆红 TikTok

最近几周,TikTok 频繁出现了 1 首名为《Heart On My Sleeve》的歌曲在社交媒体上走红 , 它利用 AI 克隆了美国歌手奥布瑞 · 德雷克 · 格瑞汉(Aubrey Drake Graham,Drake),让这位嘻哈男歌手翻唱了女歌手蔻比 · 凯雷(Colbie Caillat)的歌曲,甚至让已故天王迈克尔 · 杰克逊(Michael Jackson)翻唱了威肯(The Weeknd)的作品,Pop Smoke 翻唱 Ice Spice 的《In Ha Mood》。很明显,这些歌手本人并没有表演歌曲,这些翻唱都是使用人工智能工具生成的,由此产生的视频已经获得了数千万的浏览量。

这一系列操作都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州的大学生杰瑞德 · 查维兹(Jered Chavez),他操作人工智能实现了这些跨时空的翻唱作品,在 3 月底迅速走红。在他发布的一段 TikTok 视频中,知名歌手 Drake、肯德里克 · 拉马尔 · 达克沃斯(Kendrick Lamar Duckworth)和侃爷(Kanye West)演唱了一部日本动漫的主题曲《Fukashigi no Karte》,在 1 个月里收获了超过 1200 万的浏览量。

 

大量歌星被 AI 支配,翻唱走红 TikTok

AI 翻唱作品的流量明显高于瑞德 · 查维兹 TikTok 的其他作品。图片来源:TikTok

 

因为操作快捷、制作简单、成本低廉,自那以后,杰瑞德 · 查维兹保持着以稳定的速度生成新的歌曲,这些声音模型被训练成听起来像出自全球流行的知名歌手。通过这个人工智能模型运行的无伴奏合唱版歌曲,让他的视频获得了数百万的浏览量,在 TikTok 上迅速爆红。

 

大量歌星被 AI 支配,翻唱走红 TikTok

瑞德 · 查维兹的 TikTok 账号。图片来源:Theverge

 

AI 翻唱带来版权新问题

瑞德 · 查维兹在谈到这个过程时表示:自己十分惊讶于 AI 的速成,从人工智能的角度来看,它已经很好听了,而且很真实。到目前为止,平台还没有删除这些视频,但如果歌手和唱片公司开始行动,相应的规范可能很快就会到来。毕竟音乐产业巨头已经以侵犯版权为由,从流媒体服务中撤出了其他人工智能生成的音乐。

AI 翻唱为瑞德 · 查维兹的 TikTok 视频带来可观流量。图片来源:TikTok

目前使用的人工智能语音技术的进步也使采样问题变得更加棘手。与旧技术不同的是,许多人工智能系统正在创造类似于目标声音的新声音。即使新歌中有很小的 1 段有版权录音,但因为它可能只是很小的部分,而无法上升到侵犯版权的程度。版权是 1 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它在很大程度上还会带来一些更大、更关乎行业生存的问题,这些问题涉及经济位移、颠覆商业模式和深度造假。

比如,如果人工智能生成的德雷克曲目从实际的 Drake 版税中转移收入,这该怎么办?如果人工智能以 Drake 的名义所创作歌曲很糟糕,而人们确相信出自 Drake 之手而因此失去了对其热门歌曲的兴趣,那该怎么办?如果人工智能让 Drake 唱了 1 首违背伦理的歌曲呢?这些后续问题很快就超出了版权范围,扩展到了对 Drake 人格和身份的侵犯。许多人工智能克隆歌曲都以 Drake 或侃爷的名号进行营销,这引发了许多关于艺术、合理使用、名人和流行文化的问题。技术已经让我们的创意生产进入了非常浑浊的水域。

 

大量歌星被 AI 支配,翻唱走红 TikTok

许多人工智能克隆歌曲都以 Drake 或侃爷的名号进行营销。图片来源:TikTok

 

风向评论

大多数病毒式的人工智能翻唱和原创歌曲都是在未经版权同意的情况下创作的,过去的网友或许还好糊弄,但现在的网友以及对此番举动十分敏感,甚至反感。因此,无论是从创意生产者的角度,还是消费者的角度,我们都需要清理这趟浑浊的水域。

作者:TK0123导航,出处:https://www.tk0123.com/902.html

(0)
上一篇 2023年5月18日
下一篇 2023年5月18日

相关推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 * 标注

公众号